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社會主義復興

前衛戰士:毛澤東主席的苦與愁(一)

作者:前衛戰士 發布時間:2020-08-08 10:00:41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前言

  五十四年前的今天,即一九六六年八月八日中國共產黨八屆十一中全會討論并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無產階級文化的革命的決定》 。這標志著毛澤東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中正式的、公開的、全面的展開了。

  盡管這場大革命是毛澤東同志發動的,但是,它畢竟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作出的決定,是中國共產黨全黨意志的體現,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場大革命。然而,對于這樣一場史無前例的大革命,后來的中央委員會卻做出了徹底否定的決議,并成為了中共歷史上討伐最持久、控訴最厲害、謾罵最切齒的一個黨領導的革命運動。長期以來,一直指責這個革命運動是一場浩劫、是一場動亂、是一場災難。直至今日依然恨得要死,依然罵聲不絕于耳。

  五十四年過去了,回望歷史。正如王光美同志講的:“從現在的社會事實看,當年毛澤東主席是對的”。

  千秋功罪,自有評說。

  本文準備再次翻開那段歷史,順應民心,重新評價“毛澤東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全文分文三部分:

  第一、從毛澤東主席的苦與愁,看毛澤東同志對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歷史擔當

  第二、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由來與發展

  第三、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的歷史地位和歷史貢獻

  正文

  第一、從毛澤東主席的苦與愁,看毛澤東同志對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歷史擔當

  久久凝望毛澤東主席的這兩幅照片,讓人不由得潸然淚下!再細細閱讀照片中插入的那首詩和那段話,讓我猛然間聯想到了唐代詩人陳子昂在《登幽州臺歌》一詩中所表達出來的那種無奈的感慨之情————“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這兩張照片把毛澤東主席心中的苦與愁表達得真真切切。

  當年毛澤東主席的心里有多苦,有多愁,我們無法體會到。只有在他老人家逝世了的幾十年之后,我們從他的那首詩、那短話、那兩張照片中,以及放眼細看國內、國際的現實后,才能完完全全地體會到頭腦非常清醒,并已經預見到了他身后的中國和世界的毛澤東,當時的那種無以言表的苦愁和煎熬。

  毛澤東主席戎馬一生,與他的戰友們出生入死的鬧革命,為的就是要給勞苦大眾打天下,為的就是要消滅私有制,消滅人剝削人,人壓迫人,消滅資本主義,實現共產主義,為的就是要讓廣大中國人民群眾站立起來,當家作主,成為這個國家的主人,躋身于世界民族之林。毛澤東主席從小就立志要改造中國,改造世界。經過幾十年艱苦卓絕的奮斗,在他的英明領導下,毛澤東主席確實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世界。但是,到了晚年,他卻是那樣的孤獨,那樣的苦愁。建國后,尤其是晚年后,在我國的中央領導層,能與毛澤東主席志同道合的人越來越少。那些曾經的戰友、同志、同事、朋友,不少人在思想上與他已經且行切,遠紛紛離他而去。這些人已經不再把黨的事業看得那么崇高,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那么重要,不再把國家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他們想到的是,如何保住他們自己已經得到的“榮華富貴”,企圖要世世代代傳下去。于是,他們不再信仰馬克思主義,不再走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指引的那條社會主義大道,而是篤信修正主義,堅定地要走資本主義道路。

  毛澤東是人不是神。毛澤東思想勝似神。

  在大多數人還沒有看清那些人真面貌的時候,毛澤東主席已經看得清清楚楚了。于是,他不得不憂心忡忡地問他最忠誠的戰友周恩來總理:“當年忠貞為國愁,何曾怕斷頭?如今天下紅遍,江山靠誰守?業未就,身軀倦,鬢已秋。你我之輩,忍將夙愿,付與東流”。他不得不一遍遍地告訴身邊的人: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國大地上再出現人剝削人的現象,再出現資本家、企業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鴉片煙;如果那樣,許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墒敲珴蓶|內心的那個苦與愁,有幾人能夠理解?從中國現在的社會現實來看,并不是像走資派們說的那樣:毛澤東主席夸大社會主義時期的階級斗爭,錯誤的估計了國際、國內的形勢,極左地提出了以階級斗爭為綱,錯誤的發動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晚年犯了嚴重的錯誤。

  歷史已經,并且還將繼續證明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是對的——他科學地預見了中國和世界的未來。為了避免那個“未來”的出現,他盡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來進行抗爭,他在全國開展“社會主義交育運動”, 他公開提出在社會主義這個歷史階段中我們的各項工作要以階級斗爭為綱目,繼而發動了史無前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其目的就是要鞏固無產階級的政權,防止資本主義復辟,讓社會主義江上千秋萬代永不變色,讓共產黨人能夠跳出“歷史周期律”的怪圈。

  因為,毛澤東主席至死都還在念念不忘地想著,如何兌現在延安窯洞與黃炎培老先生討論的“跳出歷史周期律”承諾。

  一九四五年七月,民主人士黃炎培在延安窯洞與毛澤東交談時說:“我生六十多年(當時毛澤東五十二歲),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周期率。他希望中共找出一條新路,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毛澤東當即很自信的回答說,我們已經找到新路了,我們能跳出這個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

  毛主席當時之所以那么自信,是因為:第一、毛主席從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觀點出發,觀察問題,分析問題,看到了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前景。明確共產黨人的歷史使命就是要讓人民群眾在未來的的社會中當家作主,參與國家各項事務的管理,就是要讓人民群眾監督政府,監督各級政府的工作人員。從而作出了科學判斷,即用“民主”來解決如何跳出歷史周期律問題。第二、毛主席是基于我們的黨,我們的軍隊成長發展的歷史事實,而得出了這個結論。毛主席堅定地認為,我們的黨,我們軍隊,之所以能夠在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下,在敵人一次次的圍剿下,在鋪天蓋地的敵人的圍追堵截下,能活了下來,并由小到大不斷地成長壯大,除了有一條馬克思主義革命理論指導外,除了我們全心全意依靠人民群眾的群眾路線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實踐經驗,那就是堅持民主政治。第三、毛主席與黃炎培老先生談話時我們黨仍然處于奪取政權,打天下的戰爭年代。他看到的是大家團結一致,沒有私心,官兵一致,沒有等級觀念,黨政軍全部實行民主政治,民主監督,在革命隊伍中每一個人都能堅持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正是在這樣的前提下,毛澤東主席堅定地認為,我們取得政權后一定會把這些優良作風堅持下去并發揚光大,我們一定還會繼續沿著這條道路線走下去。我們一定會跳出“周期律”圈子。

  那么,毛主席是什么時候開始看到中國共產黨要跳出這個“周期律”的圈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呢?

  具體的來說,應該是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前后。

  大家記得,三大戰役結束后,中國共產黨的勝利已成定局。當時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想著的是,戰爭就要結束了,苦日子總算熬到頭了,我們怎么能不興高采烈,怎么能不歡心鼓舞;想著的是,我們應該如何隆重熱烈地去慶祝這個偉大的勝利。然而,這時惟獨只有毛澤東一人悶悶不樂。因為,他當時想到的是,革命勝利了,我們將要帶領這支以農民為主力的軍隊和干部進北京了。進到北京后,我們該如何去建設這個國家,該如何去改造這個具有兩千多年年封建歷史的國家,我們會不會重蹈當年李自成的覆轍?加之,這時我們黨內在新中國建立后走什么道路的問題上開始出現分歧。以劉少奇為代表的一部分中央領導,已經提出,我國革命勝利后,不能走蘇聯的道路,因為我們國家沒有經過資本主義這個階段,必須先走一段資本主義道路,然后有了經濟條件后,再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再走社會主義道路。另外,當時相當一部分人認為革命勝利了,我們該回家了,部隊里、干部中廣為流傳著一句順口溜“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娃娃熱炕頭”深刻地反映了人們的思想。

  針對這些問題,才有了毛主席在《七屆二中全會上的報告》 中的講的那些話。

  毛主席針對上述問題,明確指出民主革命勝利后我們要立即轉入社會主義革命,明確指出了民主革命的勝利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以后的路更長,革命斗爭的任務更加艱巨。進而提出了兩個“務必”。

  (未完待續)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山东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