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治不了美帝,還治不了你?

作者:申鵬 發布時間:2020-08-10 22:38:54 來源:平原公子 字體:   |    |  

  我對某公司表示失望,同樣的事情,他們對美國、對自己國家,是兩個態度。

  美國懷疑他們泄露用戶數據,他們就“公開代碼,隨便查”。

  中國普通用戶懷疑他們泄露用戶數據,他們說:“造謠誹謗,準備起訴!”

  對帝國主義唯唯諾諾,對本國無產階級重拳出擊?

  不愧是火星企業,宇宙胸懷,治不了美帝 ,還治不了你?

  之前還真是高看他們了,被帝國主義污蔑、打壓、逼到墻角的時候,大家還是在支持他們,讓他們使用法律武器,起訴特朗普政府,結果他們猶猶豫豫,首鼠兩端,最后差點被美帝逼到0元購、還要罰款倒貼錢的時候,才想起來可以“起訴”。

  結果對付國內網友的時候,倒是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快準狠,一點都不手軟。外戰外行,內戰內行,看來還是自己人好欺負。

1.jpg

  教員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講到過一個階級,叫做“民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是具有“兩面性”的。一方面,他們遭受帝國主義、國外大資本的剝削和壓迫,所以他們“反帝”;另一方面,他們剝削壓迫本國無產階級,并且不信任本國人民,所以他們對本國無產階級“毫不手軟”。

  “他們在受外資打擊、軍閥壓迫感覺痛苦時,需要革命,贊成反帝國主義反軍閥的革命運動;但是當著革命在國內有本國無產階級的勇猛參加,在國外有國際無產階級的積極援助,對于其欲達到大資產階級地位的階級的發展感覺到威脅時,他們又懷疑革命。”

  也就是說,他們“反帝”,只是因為被打疼了,其實他們本質上,還是愿意擺脫自己“民族資本”標簽,妄圖成為“跨國大資本”,實現真正“自由”的。這就是“火星視角”、“國際化”的真正來源。

2.jpg

  因為歷史的原因,中國不可能誕生歐美那樣對外擴張、咄咄逼人、剝削全世界的“資產階級”;因為中國曾經是個落后國家,是個半封建半殖民地國家,中國的資產階級是“先天不足”的,在解放前,他們要么依附于國外資本,要么依附于國民黨的官僚資本,力量弱小;解放后,中國的“民族資本”,一部分來自于改革開放之后的“國企改制”,一部分來自于民間集體經濟的轉型,還有一部分就是市場經濟下的個人創業;但無論哪一種,都不完全是靠企業家個人的奮斗,也不是靠在市場的自發成長,這其中大量依靠政策的支持,讓他們吃了時代轉型的紅利。

  近幾十年中國的高速發展,讓“民族資本”迅速完成了原始積累,并且開始開疆拓土,成就斐然;但是,這巨額的財富,來自于新時代下無數中國普通勞動者的付出,來自于無數普通中國消費者對于中國品牌真金白銀的支持,許多“民族企業家”卻看不到這一點,他們反而覺得,是他們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完成了財富積累,養活了無數勞動者.......

3.jpg

4.jpg

5.jpg

  我們今天依然是發展中國家,但是中國卻誕生了華為、阿里巴巴、騰訊這樣世界級的超級企業,按照我們的人均GDP,以及發展中國家的定位,我們其實是不應該擁有這么多世界500強公司的。你可以看看人均GDP和中國差不多的國家,土耳其、墨西哥,他們沒有華為、阿里、騰訊這樣的企業。所以說,中國的“民族資本”之所以能夠崛起,靠的是“自由經濟”?還是“社會主義”?大家心知肚明。

  但是,正因為中國的“民族資本”誕生于發展中國家,他們從未參與過帝國主義的全球殖民、全球吸血、以及對落后地區的剝削,他們本質上還是“先天不足”的。他們對國際資本、對帝國主義、對壟斷資本主義有著天然的仰視、畏懼和崇拜,所以,有人曾經說過:“中國民族企業家不可能成為剝削全世界的帝國主義,他們倒有可能成為買辦資本家,對外輸血,對內剝削”。

  這個道理很簡單,比如發達國家的“軍閥”,可以去統治、剝削落后國家,而近代中國的各路軍閥,只有本身統治、壓迫、剝削本國的人民。資產階級也是如此,發達帝國主義國家的資產階級,可以在全球擴張,掠奪市場、資源和勞動力,不發達國家的資產階級,只能幫助帝國主義掠奪本國人民。

  這是由他們“先天不足”的特性決定的,你要知道,中國民族資產階級從未完成自身的革命和建設,歷史上的“舊民主主義革命”,還是無產階級帶領他們,幫他們完成的,所以,他們根子上是軟的,對外很容易妥協。

  他們中間的一部分“右派”,往往更親近帝國主義的“大資本”,拼命想要成為跨國資本的一員,全力打壓其他本國“民族資本”,壓迫本國無產階級,以獲得“投名狀”——那么,他們就容易墮落成“買辦資產階級”。

6.jpg

7.jpg

  教員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末尾中寫道:“可知一切勾結帝國主義的軍閥、官僚、買辦階級、大地主階級以及附屬于他們的一部分反動知識界,是我們的敵人。工業無產階級是我們革命的領導力量。一切半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是我們最接近的朋友。那動搖不定的中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其右翼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其左翼可能是我們的朋友——但我們要時常提防他們,不要讓他們擾亂了我們的陣線。”

  這個搖擺不定的階層,是很容易在帝國主義的壓迫和勾引下,成為我們的敵人的。

  我想起1926年,國民革命軍北伐的時候,英帝國主義軍艦炮轟萬縣縣城,制造萬縣慘案,歷時兩個多小時,發彈300余發,萬縣城區33處被炮擊,居民死亡604人,傷398人,被毀民房千余間。共產黨人朱德、陳毅等發動萬人抗英大會,要求扣留軍艦,嚴懲兇手……但國民黨方面楊森聽從吳佩孚的“旨意”,下令釋放了兩艘英國軍艦,并壓制了群眾的反英示威斗爭……

  1927年3月,英美干涉中國革命,用艦炮轟擊南京城,毀壞房屋無數,南京百姓死傷兩千多人。蔣介石方面對美、英帝國主義炮轟南京打死打傷2000多人的“南京事件”一再退讓,最后居然甩鍋給共產黨,把南京事件說成是共產黨煽動而發生的,承認美、英為保護本國僑民“而不得已開炮轟擊”。

  1928年,蔣介石北伐的時候,在濟南遇到日軍挑釁,殘殺中國軍人,制造濟南慘案,交涉員蔡公時被割去耳鼻,殘忍虐殺……

  然而,老蔣對日本暴行一聲不吭,下令不許抵抗,最后居然讓我國軍人“解除武裝”、離開濟南,“繞道北伐”……北伐軍離開后,濟南民眾民眾被焚殺死亡者,達一萬七千余人,受傷者二千余人,被俘者五千余人。

  蔣介石對帝國主義一退再退,面對自己黨內同志、本國革命群眾,倒是強硬的很,兇殘的很,從“四一二”到“匪區大燒殺”,倒是一點不手軟,國民黨基層黨員被殘殺數十萬,江西等地群眾被屠殺數百萬……

  這已經不再是“民族資產階級”了,這叫什么?這叫反動派!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山东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