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第一個列寧主義政黨是如何誕生的?

作者:編譯/鄭海石 楊繼舜 發布時間:2020-08-02 22:18:32 來源:《山西大學學報》一九八三年第三期 字體:   |    |  

  激流按

  1903年7月30日俄國社會民主工黨二大秘密召開。這是蘇聯共產黨及其前身布爾什維克黨真正建立的標志。布爾什維克黨的誕生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具有重大意義的歷史事件。但這個過程并非一帆風順,俄國社會民主工黨二大代表成份復雜,斗爭十分激烈,在以列寧為首的火星派的堅持下,大會最終通過了黨綱、黨章,選舉黨的領導機構,以列寧為首的火星派取得了勝利。本文回顧了俄國社會民主工黨二大的基本特點及其大會上艱難的斗爭歷程。

  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二次代表大會召開至今已八十年了(本文寫于1983年——編著注)。在這次會議上,列寧親自締造的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黨——布爾什維克黨在俄國正式誕生。這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歷史事件。

  一、大會的特點

  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二次代表大會于1903年7月17日(公歷7月30日)在布魯塞爾開幕(為了保密在一個大面粉倉庫里舉行)。開至7月24日(8月6日,由于比利時警察的要求,離開比利時首都移至倫敦,于7月29日(8月11日)復會,繼續進行到8月10日(23日)。代表大會共開了三十七次會議:布魯塞爾十三次,倫敦二十四次。這次大會是整個俄國革命運動史上具有決定意義的一次大會。會上自始至終充滿了激烈的斗爭。以列寧為首的火星派最終獲得了勝利,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政黨終于在俄國誕生??v觀大會始末,它有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準備工作很周密。為了保證俄國社會民主黨在思想上的統一和組織上的團結,列寧和他所創辦的《火星報》做了大量準備工作,化去了近乎近三年時間?!痘鹦菆蟆愤€預先制定了革命的黨綱草案。以《火星報》為核心形成了一個鞏固的職業革命家的組織?!痘鹦菆蟆吠ㄟ^它的代辦員和通訊員將黨的各個地方委員會團結在該報的周圍,建立了黨的核心。列寧早在1902年12月給組織委員會的信中已擬定了大會上應當討論的問題的程序①。列寧在召開大會的思想準備和組織準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例如:成立召集代表大會的組織委員會,確定代表名額,確定有權參加代表大會的組織和團體,確定召開代表大會的時間和地點等等。在代表大會召開前幾周內,列寧周密考慮了舉行大會的所有細節,并草擬了完整的工作計劃,起草了大會上應討論的許多問題的決議草案。列寧預見到同機會主義分子和中派分子的一場激烈斗爭,在大會召開前夕還擬訂了一份“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二次代表大會成分表”。他為了做到心中有數,對大會的成分和會上的力量事先作了估計。

  第二,代表性很充分。1898年召開第一次代表大會時,出席代表總共只有九人,代表了六個組織,而出席這次大會的有四十三名代表,他們共有五十一票表決權,代表了二十六個組織,另外還有十四名有發言權的代表。大會的成分有力地證明了俄國社會民主運動五年來的迅速發展和壯大。這時已有數以萬計的工人參加了運動,而且這運動在思想上還影響到數十萬尚未加入組織的工人。參加大會的代表來自俄國各大城市和地區:如彼得堡、南高加索、莫斯科、烏克蘭、克里木、西伯利亞、伏爾加河流域和烏拉爾以及許多工業中心的城市,既有國內的代表,也有僑居國外的代表。大多數代表是《火星報》的擁護者,但是,出席大會的也有《火星報》的反對派以及動搖不定的中派分子。

  第三,要解決的問題很廣泛。大會應當解決的最重要問題是通過黨綱、黨章和選舉黨的中央領導機關。就事情的實質來說,第二次代表大會是個成立大會,因為第一次代表大會只通過了黨的名稱和黨的成立宣言。一直到第二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并沒有黨的綱領和黨的章程。除此之外,還要解決許多策略問題和組織問題,以便進一步鞏固黨。

  第四,會上斗爭很激烈。在代表大會上黨內各種政治派別進行了一場公開的較量,各種不同政治力量進行了一次次激烈的交鋒。以經濟派分子及崩得分子為代表的機會主義者作了充分的表演,他們的真面目暴露無遺。跟著馬爾托夫走的所謂“溫和的”火星派是一些動搖不定的分子,后來終于成了孟什維克。以列寧為首的堅定的火星派分子,經過艱苦的斗爭才保證《火星報》路線在大會上獲得了勝利。列寧是大會的組織者,也是大會真正的領導者。列寧被選進大會主席團,并多次主持了會議。他是綱領起草委員會、組織委員會和資格審查委員的委員。他幾乎對議事日程中所有問題都發了言。在會上猛烈地抨擊了機會主義者而把革命派團結在自己的周圍。他指出,代表大會的主要任務,就是根據《火星報》制定的思想原則和組織原則來建立真正的革命的工人政黨。這項任務正是在同機會主義者的激烈斗爭中才完成的。

  二、大會上的斗爭

  從代表大會開會的第一天起,大會上的革命派與機會主義分子之間就展開了激烈的斗爭。前三次會議對議事日程、議事規程和資格審查委員會的報告進行了激烈的辯論。革命派擊退了機會主義分子的進攻,大會批準了組織委員會根據列寧所擬定的“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二次定期代表大會計劃”而提出的議事規程和議事日程。

  代表大會上首先討論的是崩得在黨內的地位問題。這并不是偶然的,因為《火星報》堅決主張把俄國境內各民族的先進工人都團結在一個統一的、集中的黨內,而崩得分子則竭力要按聯邦制原則來建立黨。經過激烈辯論,大會一致否決了崩得分子提出的按照聯邦制原則建黨的一切民族主義提案,因為這種聯邦制原則會使黨內生活的渙散現象合法化,它是與集中制原則背道而馳的。列寧及其戰友同崩得在組織問題上的民族主義進行了不可調和的斗爭,列寧按集中制原則和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原則建黨的思想終于取得了勝利。

  接著,大會討論了黨綱問題,共占用了九次會議的時間。一場尖銳的斗爭又展開了。特別在討論黨綱中具有決定意義的條文時,斗爭更趨激烈。以經濟派分子阿基莫夫和馬爾丁諾夫、崩得分子李伯爾為代表的機會主義者妄圖改變黨綱的基本精神,閹割它的革命實質。革命派與機會主義分子在黨綱上的斗爭主要是圍繞著下列幾個問題展開的:

  1.無產階級專政原則。機會主義者拼命反對把無產階級專政原則列入黨綱,他們的借口是西歐各社會民主黨的黨綱中都沒有無產階級專政這一條。他們斷言,階級矛盾正在緩和,不必實行無產階級專政,而只要逐步改善工人階級的物質狀況就能走向社會主義。托洛茨基在會上持社會改良主義觀點,不敢公開反對把無產階級專政這一條列入黨綱,對這個問題作了機會主義的解釋。他認為只有當無產階級成為“民族的大多數”,只有當黨和工人階級“幾乎完全等同”,即溶合在一起的時候,這一條才有可能實現。這一觀點是西歐機會主義者的信條之一,后來成了托洛茨基、孟什維克關于社會主義不可能在俄國取得勝利這一“理論”的基礎。

  列寧堅決果斷地擊退了機會主義者的一切攻擊,捍衛了無產階級專政的原則。大會把無產階級專政條文列入黨綱,在黨綱中指出,社會主義革命的“必要條件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即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來鎮壓剝削者的一切反抗”。這是列寧及其擁護者的歷史性勝利,是革命的馬克思主義的勝利,是對國際機會主義的沉重打擊。

  2.黨在工人運動中起領導作用的原則。馬爾丁諾夫和阿基莫夫反對把社會主義意識從外面灌輸到工人運動中去的馬克思主義原理,企圖塞進一些充滿“自發論”精神的修正案,以此來否定黨綱中已確定的關于馬克思主義政黨在工人運動中起領導作用的原則。列寧指出,無產階級政黨的職責在于創造性地發展馬克思主義并把它運用到具體的環境中去,把社會主義的意識灌輸到自發的工人運動中去,使無產階級斗爭具有一定目的的社會主義性質。因為在已經分化成為對抗階級的資產階級社會中,資本家及其代理人在工人階級中所宣揚的和灌輸的舊的資產階級思想,必然是使自發的工人運動置于他們的影響之下,引誘無產階級脫離為爭取其根本的階級利益而進行的斗爭。因此,在黨綱中強調,社會民主黨把“無產階級組織成一個同一切資產階級政黨對抗的獨立的政黨,領導無產階級的各種階級斗爭,向無產階級揭露剝削者的利益和被剝削者的利益之間的不可調和的對立,并向他們解釋當前社會革命的歷史念義和必要條件”②是具有十分重要原則性意義的。大會對經濟派分子的錯誤觀點作了批駁,并否決了機會主義者的全部修正案。

  3.無產階級同盟軍問題。列寧起草的綱領中的土地部分遭到經濟派、崩得分子和許多動搖分子(泥潭派)的攻擊最多。這個綱領的出發點是為了肅清農奴制殘余,并為農村中階級斗爭的自由發展創造條件。它的目的是鞏固和發展工人和農民在反對沙皇制度,反對地主和資本家的斗爭中的革命聯盟。

  機會主義者否定農民的革命作用,硬說農民沒有革命性,借此來掩蓋他們自己不愿意甚至害怕發動群眾進行革命的事實。實質上是,他們否定了無產階級在革命無產階級革命中的領導任用,反對工農聯盟。

  列寧在多次的演說及發言中維護了綱領的土地部分,指出農民作為無產階級同盟軍的作用,并論證了要求歸還“割地”的革命意義和對社會民主黨土地綱領在革命的兩個階段提出不同要求的必要性。最后,大會批準了綱領的土地部分。

  4.民族問題。對于俄國這樣一個多民族的國家來說,在民族問題方面制定一個正確的綱領和政策是有特別重大意義的。列寧在他的《我們綱領中的民族問題》這一著作及《火星報》上發表的其它文章中制定并論述了馬克思主義的民族綱領的基本理論和具體要求。綱領要求全體公民不分性別、宗教信仰、種族和民族,一律平等,要求承認國內各民族的自決權。綱領在民族問題方面的要求,首先是對民族自決權的要求,是為了在即將到來的革命中,把俄國各被壓迫民族作為同盟軍都吸引到唯一徹底的反對民族壓迫的戰士,即無產階級這方面來,是為了促進對工人階級進行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精神的教育。

  波蘭社會民主黨人和崩得分子在大會上反對綱領中有關民族自決權的條文。波蘭社會民主黨人錯誤地認為,這一條會有利于波蘭民族主義者,認為承認“民族自決權”意味著贊同波蘭分立,這就會助長波蘭的資產階級民族主義,因而提議取消這一條。在幾乎全體代表都出席的綱領起草委員會的多次會議上,對這個問題進行了實質性辯論,由于波蘭社會民主黨人未得到綱領起草委員會的支持,所以他們不敢在代表大會上為自己的提議辯護,于是便退出了大會。由于當時大會把民族自決權理解為民族的政治分離權,崩得分子便企圖以資產階級民族主義的民族文化自治公式偷換馬克思主義關于民族自決權的公式。崩得分子要求用民族文化標志來劃分工人,實質上是奧國社會民主黨的民族文化自治綱領的翻版③,崩得分子首先強調的不是各民族無產階級利益的一致性,而是本民族內部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利益的一致性,這無疑是一種民族主義的表現,它破壞了無產階級的國際主義的階級團結。崩得的民族主義被揭穿了,他們的錯誤遭到了批駁,黨綱中規定的列寧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原則在大會上獲得勝利。

  在討論黨綱的激烈斗爭中,機會主義者遭到了失敗,他們的一切進攻都被列寧和火星派分子擊退了。大會通過了由《火星報》提出的綱領草案。這個綱領分為兩個部分,即最高綱領和最低綱領。最高綱領規定社會民主黨的最終目的,闡明了各項社會主義性質的革命改革任務。其中還明文規定了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根本任務是推翻資產階級,在社會主義革命取得勝利的過程中建立無產階級專政并建成社會主義社會。綱領對這些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根本問題作了簡明而又深刻的科學論述。最低綱領規定了黨的當前任務是推翻沙皇制度,進行資產階級民主性質的各種改革,建立民主共和國,實行八小時工作制,實現各民族的完全平等和民族自決權,消滅農村中的農奴制殘余,并把進行民主改革的斗爭看作是俄國走向社會主義革命的必要階段。

  代表大會通過的俄國社會民主工黨黨綱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綱領的典范。它與西歐各社會民主黨的黨綱有根本的不同。其特點是,忠于革命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原則,對機會主義毫不妥協,具有戰斗性、革命性和創造性。馬克思、恩格斯逝世以后國際工人運動史上破天荒第一次通過了把爭取無產階級專政的斗爭作為主要任務的革命綱領。這個綱領奠定了無產階級革命政黨戰略和策略的科學基礎,它有助于教育無產階級進行奪取政權的革命斗爭。布爾什維克黨,就是在這個黨綱的基礎上形成和鞏固起來的,布爾什維克黨就是遵循這個綱領成功地為俄國資產階級的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而斗爭的。

  代表大會用徹底的馬克思主義原則解決了綱領中的許多問題,這是列寧《火星報》方針在俄國工人運動中獲得思想勝利的最有力的證明。大會宣布《火星報》為黨的中央機關報,這也就承認了《火星報》方針是全黨的思想方針。大會通過了革命的、馬克思主義的黨綱是列寧的火星派的重大勝利。代表大會通過的黨綱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在思想上的統一奠定了牢固的基礎。

  但是這種思想上的統一還必須通過組織上的統一來鞏固,還必須建立黨內生活的嚴格準則和規章。在討論黨章時就建黨的組織原則問題展開了尖銳的斗爭?!痘鹦菆蟆匪岢龊蛿M定的最重要的組織思想是集中制思想,是建立一個具有鐵的紀律的集中統一的黨的思想,這一思想奠定了黨章的基礎。

  列寧和他的戰友為建立戰斗的革命的工人階級政黨而斗爭,認為必須通過一個使一切不堅定分子和動搖分子都難以鉆進黨內的章程;而馬爾托夫及其信徒卻主張把大批知識分子及其他一切不堅定分子拉入黨內。他們奉行第二國際各國社會民主黨所采取的“門戶開放”政策,按照馬爾托夫的說法是“黨員稱號散布得愈廣泛愈好”,“如果你愿意的話,就算是黨員”。對黨章第一條——黨員資格——分歧,形式上歸結為黨員是應當親自參加黨的一個組織,還是可以不參加黨的組織的問題。列寧認為每一個黨員必須參加黨的一個組織,并在其中進行工作;而馬爾托夫則主張黨員也可以不參加黨的組織,不在其中進行工作,因而也可以不服從黨的紀律。實際上,這是馬克思主義的根本問題之一——黨的學說問題上的分歧。黨章中關于黨員資格的兩種不同的條文反映了兩種思想、兩條路線的斗爭,反映了對黨、對黨的成分、對黨的建設和黨的任務所持的兩種完全對立的觀點。

  列寧和他的戰友捍衛了馬克思主義關于黨的作用的根本原理:黨是工人階級先進的、有覺悟的、有組織的部隊,它是用革命理論、社會發展規律和階級斗爭規律的知識以及革命運動的經驗武裝起來的。列寧號召建立一個戰斗的革命政黨,這個政黨不但要推翻專制制度,而且要領導工人階級向資本主義進攻。代表大會上的革命派把黨看作是先進的、堅如磐石的工人階級的部隊,從而維護了全體黨員(無論是普通黨員還是擔負領導工作的活動家)都必須遵守的嚴格的無產階級紀律。列寧要求黨員具有高度的黨性修養,號召要機警地保持黨的路線的堅定性和黨的原則的純潔性。他在代表大會上說:“寧可十個實際工作者不自稱為黨員(真正的工作者是不追求頭銜的!)也不讓一個空談家有權利和機會做一個黨員。”④列寧在馬克思主義歷史上第一次闡明了關于黨的學說,說明黨是無產階級的領導組織,是無產階級手中的基本武器,沒有這個武器,便無法實現無產階級專政,無法建成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列寧關于黨的概念維護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路線的堅定性和黨的原則的純潔性,使得動搖分子難以鉆進黨內。

  馬爾托夫及其信徒主張把一切愿意入黨的人都接收入黨,不要求他們參加黨的一個組織,不用黨的紀律來約束他們。這樣做,必然會削弱無產階級黨組織所應有的嚴格堅持原則的精神。按照馬爾托夫的說法,任何一個罷工者或知識分子都有自行列名入黨的權利,哪怕他沒有參加或者不愿參加黨的一個組織。這樣做,黨就失去了明確的組織界限,變成一個成分復雜、組織渙散和沒有定形的團體了。馬爾托夫的條文為形形色色的投機分子混入黨的隊伍大開方便之門,必然使黨動搖渙散,使機會主義自由泛濫,并促使工人運動屈從于資產階級的影響。其實,馬爾托夫的條文并不是什么新的創造,他只不過抄自德國社會民主黨黨章第一條而已。該條文說:“凡承認黨綱的原則并盡力幫助黨的人都可以成為本黨黨員。”⑤這說明了馬爾托夫及其后來的孟什維克要建立的政黨,也就是在推翻專制制度以后,就把它的斗爭完全限制在資產階級民主的體制以內,只依照歐洲改良主義方式,成為一個面對資產階級統治的和平反對黨。代表大會上圍繞黨章第一條所進行的斗爭的實質就在于此。

  在表決黨章第一條時,火星派內部發生了公開的分裂,分離出一個少數派——以馬爾托夫為首的一些不堅定的火星派分子。因為馬爾托夫主張組織一個小資產階級的機會主義政黨,迎合經濟派分子及崩得分子的口味,所以,一切機會主義者都維護馬爾托夫的條文。于是,馬爾托夫及其追隨者便同“泥潭派”及反火星派糾集在一起,暫時取得了優勢。大會以二十八票對二十二票(一票棄權)通過了馬爾托夫的黨章第一條條文。后來在1905年召開的第三次代表大會上,即布爾什維克大會上,黨終于批準了列寧制定的關于黨員條件的黨章第一條條文,把馬爾托夫的條文從黨章中刪去,從而糾正了第二次代表大會上所犯的錯誤。整個黨章的討論,除了第一條以外,基本上通過了列寧制定的黨章。

  在討論議程第七項(關于地區組織和民族組織)時,大會不得不重新討論妄想在黨內獲得特殊地位的崩得的問題。崩得要求承認它是俄國各地猶太工人的唯一代喪。崩得的這個在組織問題上的民族主義的要求遭到了大會的否決,于是崩得分子便退出了大會。接著,兩個經濟派分子,即俄國社會民主黨人國外聯合會的代表也退出了大會,因為代表大會拒絕承認他們的“聯合會”為黨的國外代表機構。列寧和他的戰友為捍衛《火星報》的綱領原則和組織原則所進行的徹底的、毫下妥協的斗爭,使機會主義者妄圖把代表大會引入歧途的一切希望都破滅了,所以他們只好退出代表大會。七個反火星派分子退出大會,使力量的對比變得對堅定的火星派有利了。

  爾后,代表大會轉入選舉黨的中央機關。列寧認為為了鞏固《火星報》原則在綱領、策略和組織問題上的勝利,必須把堅定徹底的革命者選進黨的中央機關,而馬爾托夫分子卻竭力想使機會主義動搖分子占優勢。在選舉黨的中央機關時,列寧的擁護者獲得了多數票,從而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機會主義分子被擊潰了,成了少數。大會選出了由列寧、馬爾托夫和普列漢諾夫組成的《火星報》編輯部,但是馬爾托夫拒絕擔任編委工作。選進黨中央委員會的有克爾日扎諾夫斯基、林格尼克和諾斯科夫。擁護列寧的人,因獲得多數票,被稱為布爾什維克,而反對列寧的人,則因獲少數票,被稱為孟什維克——這兩個名稱正是由此而來。

  代表大會上列寧在綱領問題和組織問題上反對機會主義分子的斗爭,在俄國社會民主黨的革命部分即布爾什維克和機會主義部分即孟什維克之間奠定了分界線。列寧在代表大會上為爭取在俄國建立無產階級的革命政黨而進行的偉大斗爭取得了最后的勝利。由《火星報》培養起來并經過斗爭鍛煉的職業革命家都團結在列寧的周圍,成了布爾什維克黨的骨干力量,他們堅定不移地捍衛了建立馬克思主義政黨的事業。這些革命家是:尼·厄·鮑曼、波·米·克努尼揚茨、彼·阿·克拉西柯夫、謝·伊·古謝夫、羅·莎·捷姆利亞奇卡、德·伊·烏里揚諾夫、莉·米·克尼波維奇、亞·米·斯托帕尼等、格·瓦·普列漢諾夫在整個代表大會期間一直站在火星派的立場上,并在很多問題上支持了列寧。

  注釋

 ?、佟读袑幦返?3卷第112—141頁。

 ?、凇短K聯共產黨代表大會、代表會議和中央全會決議匯編》第一分冊第37頁。

 ?、邸端勾罅秩返?卷第361—371頁。

 ?、堋读袑幦返?卷第457頁。

 ?、荨读袑庍x集》第1卷第348頁。

  原標題: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二次代表大會的特點和會上的斗爭

  來源:《山西大學學報》一九八三年第三期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山东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