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藝縱橫

毛澤東詩詞中的山嶺峰巒

作者:汪建新 發布時間:2020-08-07 20:25:29 來源:學習時報 字體:   |    |  

  古往今來,沒有哪一位詩人像毛澤東那樣熟悉山、喜愛山、贊美山,具有如此濃郁的大山情結。山在毛澤東詩詞中幾乎無處不在,大的、小的、高的、低的、虛的、實的、有名的、無名的,令人目不暇接,既是吟詠對象,也是靈感源泉。在毛澤東的感性世界和審美視野中,山總是千姿百態、神采飛揚,或瑰偉雄奇,或突兀險峻,或蒼翠迤邐,蘊涵著壯闊的時代風云、奇絕的自然風貌和鮮明的社會情態。山,錘煉了他的鋼鐵意志和堅韌性格,記錄了他的奮斗足跡和心路歷程,凝練了他的宏偉志向和博大胸襟,寄寓了他的感悟遐思和閑情雅趣。毛澤東鐘情于山,又超越于山,山的深沉厚重、豪邁堅挺和博大精深與他的詩詞渾然一體,啟人深思、動人心魄。

  以山記史:踏遍青山人未老

  1910年秋天,毛澤東“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立下“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的豪邁誓言,他從韶山走向外面的世界。從此,毛澤東踏遍千山,足跡天下。他在岳麓山下“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他在“煙雨莽蒼蒼”的龜山、蛇山下苦苦沉思大革命失敗后的革命前途;他在井岡山、武夷山一帶“喚起工農千百萬”,點燃武裝割據的星星之火;他在龍崗、白云山、閩山一帶“橫掃千軍如卷席”,一次次粉碎反動軍隊的大肆“圍剿”;他在會昌山憂患因第五次反“圍剿”失利而危在旦夕的紅軍命運;他率領紅軍翻越五嶺、婁山、蒼山、烏蒙山、岷山、六盤山、昆侖山等崇山峻嶺,不斷擺脫敵人的圍追堵截。待到毛澤東一聲號令,“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中國人民終于推翻三座大山,迎來“天翻地覆慨而慷”“一唱雄雞天下白”。

  新中國成立后,他憑吊碣石山,抒發“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的慨嘆;面對“風檣動,龜蛇靜”,他謀劃“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的“宏圖”;他遙望南天,高唱“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的“送瘟神”頌歌;他到韶山,憧憬“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煙”的光明前景;他登廬山,“冷眼向洋看世界”“亂云飛渡仍從容”;他神游九嶷山,贊賞“芙蓉國里盡朝暉”的美好現實;他重上井岡山,為“舊貌變新顏”而歡欣鼓舞。

  毛澤東詩詞是具有歷史性的完整系列,正如他自己所說“作為史料,是可以的”。一座座大山,貫穿起來就是毛澤東上下求索的奮斗人生史,跌宕起伏的中國革命史,日新月異的社會發展史?!段鹘?middot;井岡山》《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念奴嬌·井岡山》三首詞作,儼然就是毛澤東大山情結的一個縮影,因為井岡山是革命的山,戰斗的山,英雄的山,勝利的山。而頻繁出現的“山加紅旗”意象,如“山下旌旗在望”“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不周山下紅旗亂”“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卷西風”,最能體現毛澤東詩人政治家、政治家詩人的本色。這個意象是毛澤東長期革命生涯的生動寫照,因為他的輝煌人生是從山里起步的,具有中國特色的革命道路是在山里尋求到并不斷走向成功的。

  以山言志:刺破青天鍔未殘

  1934年1月,馮雪峰到了江西瑞金。他告訴毛澤東說,魯迅在讀了他創作于井岡山時期的幾首詞后,認為有一種“山大王”的氣概。魯迅的評點可謂是獨具慧眼,毛澤東聽了不禁開懷大笑,頗有一種知遇之感。

  毛澤東既剛強又威猛,他的“山大王”氣概首先表現為不懼艱險、無堅不摧的大無畏精神。毛澤東坦言:“萬里長征,千回百折,順利少于困難不知有多少倍。”然而,“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v然“路隘林深苔滑”,革命隊伍依然“直指武夷山下”。“頭上高山,風卷紅旗過大關”“不到長城非好漢”。別說婁山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離天三尺三”的山再高,英勇紅軍“快馬加鞭未下鞍”,毅然把高山踩在腳下。而“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好一個“細浪”“泥丸”,紅軍的征服者形象瞬間躍然紙上。

  山,是毛澤東不斷跨越、攻堅克難的對象,又是他意欲改造、造福桑梓的對象,毛澤東的“山大王”氣概,也表現為愚公移山、扭轉乾坤的改造者氣魄。“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的昆侖山,“夏日消融,江河橫溢,人或為魚鱉”,毛澤東順勢詰問:“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毛澤東關注昆侖山,實質上是憂患中華民族和全人類的共同命運。“不要這高,不要這多雪”一句,充分表現出主宰沉浮的偉力和自信。“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為三截?”他對三截大山作出了不偏不倚的處理:“一截遺歐,一截贈美,一截還東國。”詩人用最為雄奇豪壯的詩句表達了“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的崇高理想,塑造了一個立足中華、放眼世界、胸懷天下,比昆侖山更加偉岸的光輝形象。

  山,在毛澤東心目中,既是客體又是主體,具有坦蕩無私、敢作敢為的崇高品質,毛澤東的“山大王”氣概,還表現為山即是我、我即是山的人格形象,彰顯他對人生、社會的深邃思考以及肩負歷史責任的使命擔當。毛澤東刻畫的山,是自然的人化,也是人化的自然。為了救國救民,毛澤東“憑割斷愁思恨縷”“要似昆侖崩絕壁”,義無反顧舍小家為大家,“從此天涯孤旅”。山高聳入云,“刺破青天鍔未殘”,正如林則徐聯語所云“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山頂天立地、一柱擎天,“天欲墮,賴以拄其間”,這是對中國共產黨人無私無畏、力挽狂瀾精神品格的生動詮釋。“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這是最凸顯毛澤東偉人氣度的千古絕唱,是中華民族激越奔放、奮發有為、蓬勃向上斗爭精神的詩意禮贊。

  以山寫意:無限風光在險峰

  山的形貌變幻莫測,婀娜多姿。即便是同一座山,也會因方位、視角、時節、氣候、心境等不同而儀態萬千。清代劉熙載《藝概》云:“昔人詞詠古詠物,隱然只是詠懷。”毛澤東既是叱咤風云的革命家,也是情感豐富的浪漫詩人,筆墨所到,不僅有翻山越嶺的金戈鐵馬,有重整河山的鐵臂銀鋤,也有興致勃勃的登山觀景,有怡然自得的抒情寫意。特別是20世紀50年代所寫的《七絕·五云山》《五律·看山》《七絕·莫干山》等,盡情展示了毛澤東“性本愛丘山”的文人氣質。

  毛澤東筆下的山遍布大江南北。從北國的“山舞銀蛇”到南方的“萬山紅遍”;從東南的“贛水蒼茫閩山碧”到西南的“烏蒙磅礴”;從西部“飛起玉龍三百萬”的昆侖山到東部“遠接群峰近拂堤”的五云山,再到中部的“龜蛇鎖大江”,一應俱全。

  毛澤東描繪的山活靈活現。“山,倒海翻江卷巨瀾。奔騰急,萬馬戰猶酣”,想象奇絕。昆侖山“橫空出世”,令人目眩神搖。“山舞銀蛇,原馳蠟象”,設喻精妙令人拍案叫絕。毛澤東兩次提到武漢的龜山與蛇山,韻味迥然有別。大革命失敗時,“煙雨莽蒼蒼,龜蛇鎖大江”,動中有靜,表露出“心情蒼涼”;和平時期,“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靜中有動,它們“閱盡人間春色”。“一山飛峙大江邊”,廬山從天外“飛”來,既富生氣,又頗神奇。

  毛澤東吟詠的山因時而異。春山是“云開衡岳積陰止,天馬鳳凰春樹里”;夏山是“雨后復斜陽,關山陣陣蒼”;秋山是“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冬山為“更喜岷山千里雪”。晨山是“長空雁叫霜晨月”,暮山是“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晴天的山是“天高云淡”,雨天的山是“雨從青野上山來”,霧天的山是“霧滿龍岡千嶂暗”。

  毛澤東才思敏捷,詩藝絕倫,“無山不入詩,入詩成絕唱”,山巍峨,景寥廓,意深遠,營造出“江山如此多嬌”“江山如畫”的絕美詩境。他鐘情的山有高有低,但更陶醉于“躍上蔥蘢四百旋”的審美體驗,因為他深信“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深諳“無限風光在險峰”。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山东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