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選

陳俊杰:和平崛起的真相是買辦崛起

作者:陳俊杰 發布時間:2020-08-06 11:05:35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美國知名國際關系學者米爾斯海默是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的代言人,早在“9·11事件”不久(彼時美國政界普遍認為恐怖主義而不是新崛起的大國對美國的威脅更大)就撰寫《大國政治悲劇》一書提出,崛起國與霸權國之間注定解決不了“安全困境”之悖論而必然爆發戰爭或沖突,此即“大國政治悲劇”,無論你想不想和平,只要崛起就難逃戰爭或沖突。國際社會無政府狀態在特朗普治下的“世界和平”環境里更是剪不斷理還亂,沒有強有力的政府負責任的國際法就像沒有牙齒的法律一樣形同虛設,大國博弈主要靠實力(以經濟實力為先鋒、以軍事實力為后盾、以科技實力為引擎、以文化實力為誘餌全方位加強政治實力)排兵布陣,其基本規律是“不打不成交”。對方發展洲際核導彈、航空母艦與核潛艇,導致我方越來越不安全,從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的角度上看,霸權國只有不斷提升軍備以防被崛起國趕超才有可能保障其霸權之安全,但如此能否保障國際和平則顯然是另一回事了。米爾斯海默自稱“說了130遍以上”中國是不可能和平崛起的,而且美國民眾越來越清晰地看到美國對華強硬政策不可逆轉,從克林頓到特朗普都一直在變本加厲。尤其是在2020年之后中美博弈此消彼長的后疫情時代,美國政府更要充分發揮自身的硬實力、軟實力與外交工具爭取盟友圍堵中國,至于反華聯盟是讓美國打頭陣還是讓中國鄰邦打頭陣則是次要問題了。米爾斯海默的最近一次演講有一個基本判斷:美國朝野正在達成共識,即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執政,遏制中國的政策在短期內很難逆轉。特朗普執政后美國政府出臺的國防戰略報告、核態式審議報告以及總統本人發布的報告都非常明確地將“中國作為了戰略競爭對手”,因為美國歷來善于給美國樹立某個假想敵以激發國內的民粹主義“正能量”,籍此不斷提升本國的綜合實力。為了把中國塑造成新的“戰略競爭對手”,美國不惜不擇手段阻止中國和平崛起,不斷打出各種牌對中國“使絆子”,尤其是“臺獨”牌,其他還有“港獨”牌、“疆獨”牌、“藏獨”牌、“人權”牌,等等。最近特朗普還限制中國公民從各種渠道赴美交流,尤其是對華裔學者的刁難、監視、搜查乃至拘捕,比如扣留一名中國副教授并欲加之罪于其“軍方背景”。但美國何以從不對親美的中國買辦下手?因為這種人首先對美國有利而其次才是對其往返于中美之間的各種跨國機構有利,至于對其母國是否有利則不是那么重要了。

  楊曉陸早在中國“入世”第五年就已預言,《大國崛起》電視集鼓吹的全球化將逐步蠶食中國發展經濟的主導權,走買辦化的崛起道路只會將中國淪為買辦最怕失去的“國際和平”的經濟炮灰。買辦化的真相是主動讓他國主宰中國的命運,“入世”后中國最大的危險就是走買辦化的邪路。任何國家要崛起都必須有其主觀條件,尤其是全民族覺醒的精神意志,國民有愛國心才有可能凝聚國家的魂魄并通過通識教育浸透一代代國民的思想意識,直至形成統一的國家崛起意識,只有這樣的崛起紅利才不至于被占人口絕對少數的買辦假國家之名中飽私囊。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就有買辦集團大發國難財了,“洋務運動”版“改革開放”更是加速了“中國特色”買辦的“崛起”??糠饨ǖ刂麟A級與官僚資產階級與買辦假公濟私的腐敗對“洋務”變本加厲(類似于“腐敗是改革的潤滑劑”)首先發展的是買辦的政治勢力與經濟利益及其背后操盤帝國主義的利益,然后才有可能形成“互利共贏”的“三座大山”。當然,左宗棠、張之洞式官僚資產階級是愛國的,所以武鋼、福建水師引進西方列強先進的技術、人才尚可暫時有限地“富國強兵”,但李鴻章、袁世凱挾洋自重架空朝廷后迅速蛻變成了掮客式買辦,首鼠兩端損公肥私而“富了方丈窮了廟”,進而從《馬關條約》到“二十一條”都離不開西方列強對“中國特色”買辦的扶植及其乘虛而入趁火打劫的獅子大開口,這樣的買辦壟斷的“國企”只能質次價高而最終干脆“造不如買”西方列強的舶來品。從“洋務運動”到“改革開放”,只要是放縱腐敗“潤滑劑”導致買辦“尾巴搖狗”就注定難逃“功”(債權)高震主乃至喧“賓”(帝國主義)奪主。尤其是晚清封建專制的中央集權登峰造極,慈禧太后“垂簾聽政”至死不放權而名不正言不順,其用人的首要標準就只能是順昌逆亡而偽忠實拙的劣幣驅逐良幣了。貪官污吏們則以慈禧太后為靠山吃里扒外,就像晚晴少有的清流閣老瞿鴻禨被構陷罷官之前對自己的門生推心置腹的那樣,“道德操守不過一絲燭光,只能照亮一個人眼前的路,頂多再拉上一個你!可是毓昌啊,咱們那點道德的燭光,擋不住人家的明槍暗箭啊!咱出的那張牌叫做整肅吏治!表面上看,正氣凜然,其實迂腐呀!我昨天才想明白:咱們的太后不看重這個。老佛爺哪里在乎你貪污玩鬧,可你要跟她離心離德,你死去吧!這一點呀,那么多年,咱們竟然就沒看明白!可你看人家出的牌,張張都是政治牌、屁股牌——人家玩著、鬧著,搞女人,摟錢財,可人家永遠政治上正確,屁股坐的永遠是正確的地方。那才叫高!毓昌啊,清潔的‘道德牌’打不過骯臟的‘屁股牌’啊!咱們從一開始就敗了”。所以即便有光緒奮發圖強,以一己之力又豈能扭轉乾坤?!由于倚老賣老尾大不掉的“N朝元老”越積越多,一國之君在人事、財政等方面都越來越受限制而“政令難出中南海”,何況還有“親爸爸”虎視眈眈于臥榻之側?!以買辦為引擎的“三座大山”積重難返,直至政府與人民越來越脫節,腐敗的社會上層之間權錢交易的“協商民主”終將掏空國庫而不斷驗證“三座大山”式“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之鐵律,蘇東劇變、南聯盟戰爭乃至“港獨”殷鑒不遠。

  總結“晚清新政”的教訓則毋庸諱言,當今中國最離不開的恰恰是“集權”式“核心意識”,否則“戊戌變法”乃至“君主立憲”式歷史悲劇仍有可能重演。經濟體制改革沒錯,對外開放也沒錯,錯則錯在以必然滋生腐敗的買辦方式“改革開放”重蹈“洋務運動”之覆轍。缺乏起碼的法制基礎,從“洋務運動”到“改革開放”都難免滋生靠出賣國家利益謀利的買辦集團,而西方列強通過買辦對中國政府高層的滲透逐步向其要害部門深入,向下則逐步蔓延擴展到社會底層的各個角落。尤其是經濟、外交部門的買辦化傾向越來越露骨,各種政策都越來越向國西方列強傾斜,以至于特朗普對華貿易戰變本加厲后中國對內“去杠桿”、“去產能”、“去庫存”干打雷難下雨,“牛奶倒進水溝里”的資本主義“生產相對過剩”的經濟危機早晚業會是中國的常態。至于思想文化、教育方面等“軟實力”領域,將民族英雄“請出”通識教育的歷史虛無主義逆流早已泛濫成災。“中國特色”買辦與國際上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勢力沆瀣一氣而在“改革開放”后迅速坐大,直至暗箱操作“三座大山”而沆瀣一氣為對中華民族最危險的特殊利益集團,其誤導輿論偷梁換柱的重頭戲則是收買中國的少數右翼公知“精英”鼓吹歷史虛無主義……但廣大人民群眾是天然的愛國者,因為任何對民族利益的損害最后都是要讓老百姓買單的,唯一能制衡買辦集團的也只能是人民群眾,只有在蘇東劇變式悲劇重演之前走群眾路線清除買辦勢力,黨中央才有可能真正掌握自己乃至全國、全民族的命運,中國的“紅N代”才有可能真正與人民同舟共濟。買辦移民易如反掌,中國革命先烈的子孫何去何從?昂納克的例子近在眼前!

  美國前駐華大使、海軍上將普呂厄曾直言不諱:“美國有信心、有能力與中共周旋,使中共政治經濟的發展符合美國的利益。”這不是什么虛張聲勢,因為美國正在引導中國走上一條買辦化的、符合美國利益的邪路。然而,當今中國(尤其是面對疫期等逆境期間)有了越來越英明的領袖、越來越愛國的人民與越來越愛國的軍隊,日本“明治維新”的三個條件我們都有了,只是其間還暫時隔著欲蓋彌彰的“三座大山”,尤其是買辦集團越來越讓被“向錢看齊”的資產階級價值觀誤導的中國人民離心離德了。但黨中央的戰略目標與“三座大山”的利益是有根本的沖突的,人民群眾的福祉與買辦的利益更是格格不入的,黨與人民的魚水關系終將完成“否定之否定”的邏輯與實踐。毋庸置疑,“以人民為中心”的防疫政策正在喚醒人民群眾的愛國精神制約買辦勢力而讓黨中央“得民心者得天下”。不難推論,與“打虎拍蠅”乃至“精準扶貧”并行不悖的治國理政重頭戲還要有整飭買辦,因為買辦財力最強,權錢交易的“腐敗成本”也最大。

  與托派“一國不能建成社會主義”的論調相映成趣,美國版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的重要推論之一必然是“關門不能建成帝國主義”。美國籍此而難免對“不干涉內政”的國際法陽奉陰違,但中國的古圣先賢總結的“攘外必先安內”的鐵律美國看不懂嗎?不是不懂,而是裝不懂。帝國主義天然就有侵略性,為了對此文過飾非,美國不惜賊喊捉賊鼓吹“中國威脅論”。中國指責美國干涉他國內政危及地區和平,美國則只需反問中國為什么要追求“大一統”?中國肯定會強調國家分裂導致群雄逐鹿戰亂不斷,而“大一統”是中國實現國內和平的重要前提之一。這樣的答案則會正中美國的下懷而被反唇相譏:“美國治下的和平”就是要追求全人類的“大一統”,美國作為“世界警察”的一般職能就是“削藩”以免戰亂不斷,中國一旦崛起則如同軍閥割據而遲早會挑戰“美國治下的和平”!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誕生于美國決不是偶然的,米爾斯海默區分的霸權國與崛起國在邏輯上注定難逃“修昔底德陷阱”。退一萬步講,就算美國相信中國有誠意和平崛起且樂意將其霸權(抑或全球治理的主導權)拱手讓給中國,中國有實力保護遍及全球的??蘸骄€嗎?中國有實力遏制各地區大國的地緣戰略野心嗎?所以每當像基辛格那種級別的美國智囊質疑中國挑戰美國霸權時,中國既要否定其武力崛起野心又要否定其“搭便車”套路。中國在道理上是無法說服美國(即便民主黨的拜登執政也只會在對華強硬政策上有所量變而不可能謀求質變)放棄貿易戰等反華政策的,美國為了維持其全球霸權不可能容忍中國和平崛起。自1894年美國經濟總量躍居世界首位以來,凡是躍升“全球第二”的經濟體(德國、蘇聯、日本、歐盟)無一不被美國以各種下三濫的手段軟硬兼施打壓下去,何況是自我標榜為社會主義國家而“非我族類”的中國?習近平的十九大報告宣布要“讓中國強起來”,中國特色買辦及其豢養的右翼公知“帶路黨”大失所望,躲在他們的背后暗箱操作的帝國主義列強不得不赤膊上陣圖窮匕見了!

  已被封號的“至道學宮”總結的“帝國霸權木桶理論”從工業、科技、金融、軍事、文化五個方面羅列了美帝國主義的“短板”,由此引起恐慌的并不是美帝國主義,而是中國特色買辦及其收買的右翼公知“帶路黨”甚至黨內高層殘留的封建主義與官僚資本主義等“洋務運動”余孽。“至道學宮”認為中美金融戰的背后是中國人的國家資本與猶太人的商販資本的金融思維模式之爭,中國人的國家資本流向生產而猶太人的商販資本流向投機,國家資本天然抑制投機,所以中國的股市不是經濟運行的晴雨表。就像種莊稼是把種子種到地里后等收割時就換得更多的糧食,薅羊毛則是看到羊就沖上去把羊毛薅光而羊毛再長出來周期又長增量又少,這就是兩種金融思維模式的本質差距。從微觀上看,小農意識不斷的中國人天然愛儲蓄,但這何嘗不是一種微型的國家資本金融模式?!儲蓄意味著更多的生產,進而意味著更多的財富。生產型金融思維用在種莊稼上就是買更多的地,種更多的糧,蓋更多的房子,生更多的孩子。中國人有增無減而猶太人有減無增,金融思維模式之別是一個關鍵因素。生產型金融思維用在工業上則是賺更多的利潤,把錢儲蓄起來辦更多的工廠,生產更多的商品,賺更多的錢,然后儲蓄起來繼續投資。較之于農業的擴張邊界是可耕地,工業的擴張邊界則是全世界的消費市場,所以“中國威脅論”主要來自工業領域的中國特色“世界工廠”而不是小農意識不斷的農業領域。投機型金融思維薅光了羊毛只能互薅,直至新的羊毛長出來也不忘互挖墻腳,尤其是金融投機集團在經濟危及期間往往不惜暗箱操作帝國主義戰爭大發國難財。當然,如果母國打輸了,當地的投機資本就會血本無歸,所以相比之下(半)殖民地的投機資本更安全更“可持續”?,F在的中美金融戰都不得不“攘外必先安內”:中國的金融戰面對的頭號敵人不是猶太人而是國內的買辦勢力,而且他們與猶太人有著千絲萬縷的勾結;美國對中國打金融戰的國內困局是猶太人投機資本對生產環節的先天性排斥,特朗普像讓白人工業資本家的制造業回流本土,但猶太人投機資本一直再暗中作梗,因為白人工資資本家一旦滿血復活則反猶主義風暴會讓猶太人無法承受。中國的國家資本要肅清買辦勢力并不難,歸根結底還是政治問題,就像疫期黨中央全民動員的“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與買辦勢力談不籠就來硬的吧!2020年武漢抗“疫”的實際效果證明,中國的經濟命脈至少暫時還能集中到黨中央的統一調度之下。中國擋得住猶太人投機資本的擴張,但猶太人擋不住中國的生產型金融擴張,小商小販不可能懂得什么是國家意志與民族感情。猶太人投機資本無法從中國這邊薅羊毛,美國的金融泡沫就會被他們越吹越大,美國人的購買力就會被加速掏空。中國的金融管理邏輯很簡單:我不薅羊毛,我看重的直接的誠實的勞動,能把你們的錢賺光形成最大的債權國才是真本事。為什么猶太人投機資本薅其他國家的羊毛比在中國順利?尤其是拉美、南非與東南亞的國家,由于不理解國家資本這么高級的思維模式,被索羅斯那種從小商小販起家的金融投機暴發戶打敗是必然的。投機資本在國家資本面前天然處于劣勢,就像唐·吉可德大戰風車,特朗普的猶太女婿顧問什么套路都想到了,減稅、加息再加對境外美元罰款,短期來看的確推高了美國人的購買力,但從本質上看則是要讓美國工業失血更多。尤其是在2020年疫期,更多的赤字,更多的債務,更多的泡沫,更多的國家在拋棄美元,這些都是在失血。只要中國能駕馭買辦勢力而不是騎虎難下,中美金融戰就會最終失去懸念,中國買辦反而有可能勾結猶太人去當美國“帶路黨”。

  美國對中國打金融戰一敗再敗,特朗普會不會狗急跳墻鋌而走險打代理人戰爭?“9·11事件”后美國的國防戰略一度導向“反恐”這種治安戰低級軍事發展路線而與發展大國總體戰的正確道路擦肩而過,加之中國在“確保相互摧毀”的核恐怖均衡戰略的前提下利用制造業優勢快速發展常規軍事力量,中美軍事差距縮小之快越來越讓美國對中國近海的軍事挑釁顯得色厲內荏。21世紀的前二十年,美國主要在中東“反恐”,中國則在家里埋頭發展經濟。此消彼長,時間越來越站到中國一邊,特朗普發覺大事不妙時黃花菜都涼了。1996年臺海危機,克林頓兩艘航母編隊在臺灣海峽“自由橫行”而中國一再克制而避免了擦槍走火,李登輝乃至民進黨才有機會長期執政;2020年特朗普派兩艘航母南海“自由橫行”,中國人的反應還像24年前那樣激烈嗎?全世界都看清了美國不可能直接對中國打響第一槍,而挑撥中國鄰邦打代理人戰爭又嚇跑了越來越多的豬隊友,美國早已錯失了與中國打總體戰的戰略機遇期,至于與核武器大國打核大戰的經驗就更是無從說起了。美國對付伊拉克、南聯盟、阿富汗的空地一體戰、空海一體戰用來對付中國簡直就是隔靴搔癢,因為此類戰爭體系成立的前提是美國獨占制(太)空權,中國在這個方面豈能與上述小國相提并論?!對中國近海作戰,美國連制空權都沒把握獨占,登陸戰豈不是白送炮灰給中國陸??杖姷慕徊婊鹆Ξ敯凶?航母編隊上的大黃蜂在制空權有限的環境下闖入中國領空則更像是自殺,這就是陸權國對海權國以逸待勞以陸制海的天然優勢。美國的航母編隊嚇唬小國還行,對中俄這樣的制陸權大國根本發揮不了其遠洋奔襲的空戰優勢?,F在的小國打小國就像市井無賴亂打王八拳那樣觀感不雅,大國打小國則像家長打孩子那樣見好就收,大國打大國則體現的是體系對抗,沒打之前先比劃,你出什么招我出什么招要反復相互試探,比劃幾下之后大家心里都有數了才有可能決定打或不打,所以中美兩軍即使擦槍走火也不可能迅速惡化為核大戰。過去二十年美國的軍備與國防科技主要被用在家長怎么打孩子那種沒格調的爛賬上了,等到要跟大致對等的大國比劃時才發現過去的那一套根本用不上,面對大國立體防空體系一時黔驢技窮,所以只能虛張聲勢嚇唬中國的買辦、公知與官僚資產階級“美利奴”了。美國在中國近海無法獨占制空權,中國卻越來越有辦法癱瘓其遠洋軍事基地,尤其是“東風快遞”迫使美軍戰略重心一步步后撤到關島乃至夏威夷。制空權的功能如同踹門,癱瘓對方的軍事基地則如同打斷腿。形象的說,美國踹不了中國的門,但是中國可以打斷它的腿。所以美國新的戰術體系是站點發展反導系統,薩德部署到韓國就是想預防中國的火箭軍中程彈道導彈對其東亞軍事基地的打擊。不言而喻,美國在中國近海越來越轉入守勢,蔡英文指望美國幫忙實現蔣介石“反攻大陸”的遺愿是越來越不可能了。比制空權更重要的是制信息權,現在大國軍備競賽體系對抗的制高點是反導、反衛星、太空戰、超高速飛行器與遠程超音速隱形戰略轟炸機,而制信息權是其要共享的底座。面對中國的火箭軍、反衛星技術、戰略隱形轟炸機與超高音速飛行器,美國至少截至目前還沒有拿得出手反制利器,所以特朗普軍事挑釁中國近海時難免很焦慮。他想把美國的軍事國防轉向大國總體戰的正確軌道上來,比如發展六代機、復產F22乃至擴建大陸軍搞核軍備競賽,但問題是錢從哪里來?“星球大戰”玩真的美國也耗不起,所以特朗普很早就像與普京交好制衡中國,但俄羅斯既沒有與中國為敵的經濟基礎又沒有與美國交好的誠信基礎,美國政界對俄羅斯的立場則一直是精神分裂的,既想利用俄羅斯又瞧不起俄羅斯,將其喻為“有核武器的沙特阿拉伯”而只愿片面接觸,結成平等的軍事同盟(無論特朗普還是普京想不想)就免談了。至于中國的買辦鼓吹的和平崛起,其要害不是他們真的熱愛和平而是他們期待的崛起并不包括除了他們之外的任何中國人,因為中美兩軍一旦打起來則中國買辦的跨國交易紅利將血本無歸而其他中國人反而能徹底杜絕被薅羊毛,何況美國對中國打核大戰或代理人戰爭都毫無勝算?!一旦美國戰敗導致其本土資本大規模外逃,中國的買辦也將惶惶然如喪家之犬,所以他們的媚美、恐美乃至親美都是很可疑的。資本以逐利為唯一導向而無祖國可言,中國的買辦憑什么能例外?

  “知乎”網站有一問:“買辦到底是一個中性詞匯,還是一個被誤解的詞匯(綜合晚清、民國、現代)?”這個問題很尖銳,和稀泥則會里外不是人。

  知友“Creamy絡”答:你過年要吃餃子,這是需求。你家不會包餃子,這叫落后。你樓下小賣部趁機對你獅子大開口,這叫欺負你落后。你不爽了換一家,還是那價,因為誰都知道你不會包餃子,這叫壟斷聯盟。你自己嘗試學包餃子,這叫民族工商業發展。你二舅收了底下小賣部的錢,你學包餃子就揍你,非得讓你買高價餃子,這叫混蛋或買辦。人家光靠賣你們餃子就豪車豪宅小確幸,這叫超額利潤或吸血鬼。你家底下小賣部讓你幫他搟餃子皮,這叫投資搞生產。但是你還是不會包整個餃子,這叫保護核心技術。你趁機偷學了包餃子皮,這叫本土工業起步必經步驟。底下小賣部罵你抄襲他包餃子皮,想山寨他的餃子,這叫專利手段。所有賣餃子的都不賣你了,這叫貿易制裁。他們還規定會包餃子的都不許賣你也不許教你,誰違反就整誰,這叫王八蛋或瓦森納協定。你不得不自己鉆研半天,終于學會了包餃子,這叫打破壟斷。你帶著一個村的人包餃子,附近餃子變白菜價,那些奸商都瘋了,這叫和平崛起。點評:美國能坐視“你帶著一個村的人包餃子”而導致“附近餃子變白菜價”嗎?從韓國到印度,特朗普對中國打代理人戰爭的企圖還不夠路人皆知嗎?和平崛起有那么簡單?哪一天中國能到美國周邊打代理人戰爭了,我才會信和平崛起不再是公知的癡人說夢。

  “知乎用戶”答:依賴于本國低工業水平發展現狀,針對工業制成品進口賺取超高差價,同時為了維持自己躺著掙錢的需求而需要配合國外廠家和政府打壓試圖發展的本國工業,說自己“就是工作而已”、“中性詞匯”是很尷尬的。點評:公知說陳嘉庚屬于愛國買辦,但他是在南洋靠實業起家的,每次回國都與國內的戰亂時局有關而不是逐利使然,與現在的中國特色買辦不是一回事。

  “Eidosper”答:比如說皇軍的狗腿子,對他們來說只有紅軍和國軍失敗了,皇軍才會有肉吃,他們才有湯喝。比如火柴,如果有國產了,那么便不會有人進口。所以買辦的敵人是國產貨,因此是反動的。并且買辦形成階級后,會通過法律等手段阻止國產,比如使用很高的環保門檻,使得國產生產商因為污染而被迫關閉。點評:環保本身沒什么可挑剔的,但不能跟著買辦的雙重標準走。

  “月兒圓圓”答:進口符合買辦的利益,出口傷害買辦的利益,可以參考矛盾的《子夜》。買辦厭惡中國人辦企業、厭惡中國人生產產品、更討厭中國產品出口,因為出口真的會讓他們少賺錢。各大軍閥要靠洋人給錢給槍,洋人托買辦處理這些煩人的事務。買辦要盡職盡責就自然用洋人的眼光看問題,站在雇主的角度想問題。洋人通過控制軍閥參與中國政治,買辦為洋人操作具體事務,從而分享了洋人的政治權力。既然參與了政治,控制了軍閥,這一下事情就不一樣了,例如大名鼎鼎的宋家在近代史發揮的作用。買辦們進而發展到用洋人的眼睛看問題,用洋人的腦子想問題,從洋人的角度看中國人,這一下事情可就更不好了,買辦和高等華人之間畫上了等號(我說這兩部分人有高度重合不過分吧),他們成了外國資本統治中國的代理人(實際上外國人離開時很多買辦也確實和洋人一起去了他們的國家)。至于現在的微軟、戴爾等中華區高管,論政治權力,和當年的宋氏家族比起來就差遠了。買辦是一個帶有政治性的歷史名詞,在那時的時空環境下,這個階級是確實存在的,說買辦階級是外國資本統治中國的代理人不過分。放在今天,買辦階級已經消失了,外企高管也好,打工皇帝也好,其政治氣味已經不存在了。今天是中國有實力的國企、民企在國外培養我們的買辦勢力的時候了,希望中國企業早日在美國養出有實力的院外游說團。點評:以毒攻毒頂多能當權宜之計,看看中興、華為、抖音,猶太人那一套豈能照抄?!

  “擠按睛明穴”答:買辦最初的含義就是當年給貴族跑腿買東西的,就是貴族平民兩頭吃,貴族剝削平民,買辦還要“剝削”一下貴族。那個時候的時代背景是中國工業極端薄弱,而西方發達國家工業化紛紛完成,亟需市場。從國外的市場輸入工業品壓制中國的工業化,這個過程中買辦們站在誰的立場不言而喻。對于中國的傾銷則是吃準了中國造不出工業品,趁機擴大生產,讓工業國家的無產階級們“做穩了奴隸”,而買辦則是讓中國的無產階級“做奴隸而不得”。但若買辦“造不如買”的邏輯被中國親美派官僚資產階級貫徹到底了呢?

  “得偉”答:買辦群體能夠存在的前提,是國內外生產力存在差距。買辦的利益和國內生產力發展存在沖突,國內外水平相近的行業,買辦沒有生存土壤,國內外差距大的行業,買辦活得滋潤。國內水平快要追趕上國外時,買辦就會想辦法阻礙。不管翻歷史故事,還是看現在的新聞,都是這點事。買辦的利益來源決定了階級屬性,這個階級屬性決定了買辦是個貶義詞。另外,買辦不是指人,是行為。某一個人在不同時期,可以是民族工業家,也可以是買辦,也可以是紅頂。點評:“三座大山”的確能沆瀣一氣,但其性質與危害不宜混為一談。

  “李燃末”答:現在二三本學校里的黑黑的留學生突然多了起來。這是國家在炒好大一盤大盤雞,將來我們要把資本、商品輸出到非洲去,不可能把權健平安天津靜海的業務員都帶去,所以,要在非洲扶植代理人,尋找本地買辦,因此,滿學校里跑的都是長腿小頭散發著迷人香水味的黑色買辦。當然,你們說歐洲人在非洲去掠奪是資本主義天性,我國人是去建設是國際人道主義,我是不敢反駁的。點評:中國的“三座大山”的確想復制西方列強在非洲的殖民主義套路,但西方列強會分給他們一杯羹嗎?當然,坦贊鐵路那種援助要另當別論。

  “晴空萬里”答:買辦就是靠趴在母國身上吸血阻礙本國自有工商業發展的國外資本的狗腿子。點評:話糙理不糙,道理越簡單越能接近普遍真理。

  “肥皂”答:買辦感覺就是漢奸的包裝詞,以自身利益為出發點,可以不顧國家情感??梢韵胂胍院笕绻袘馉?,在國內有一幫買辦為賺錢,可以在國家最艱苦的時刻給你一飛踢。有國才有家才有個人,俺覺得國家第一其實也是我們個人的利益,我不會讓買辦幫洋人來殖民。點評:漢奸不一定都是買辦,但買辦一定都想幫漢奸翻案。尤其是買辦豢養的右翼公知“帶路黨”,罄竹難書。

  “貓騎士”答:

  點評:上述哪個定義更接近買辦的主流?“貨比三家不吃虧”!

  “知乎用戶”答:把人民狂干出來買國際資源的外匯送回原來的國家,自己反倒什么外匯都不產出還掏空人民的口袋來維持自己手握財富過得滋滋潤潤的生活,這樣一種帶著強烈賣國色彩的買辦怎么作為一種普普通通的工作呢?說難聽一點啊,這種人賺的就是絕戶錢,這樣的職業工作可一點也不普通噢!點評:買辦不普通,其豢養的右翼公知也自感“高端”且比左翼公知“精英”。

  “馮云驄”答:沒有買辦你怎么用國外的產品?點評:毛澤東時代無買辦,但彼時中國用不到國外的產品嗎?更不用說漢唐盛世的例子了,列寧式國家資本主義也讓中國的工業化跨越式發展了,離開買辦就用不到國外的產品?

  本文結論:和平崛起的真相是買辦崛起,其終點則是殖民主義。除非再有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集體那種左翼公知扎堆執政,否則中國的“改革開放”在特朗普式軍事挑釁之下隨時有可能像“洋務運動”那樣一戰戳破西洋鏡。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山东11选5杀号技巧